希腊酸奶,不只是用来吃的……


提起“希腊酸奶”大家并不陌生,一些国内品牌称自己是“希腊酸奶”。希腊酸奶在国际上大卖却让希腊政府很烦恼,原因在于产品虽使用自家名号,但却由别人家制造。最新一起“酸奶纠纷”的对手是捷克,希腊当局向欧盟投诉捷克企业“仿制希腊酸奶”,欧盟这次站到了希腊一边,下令捷克不能再使用“希腊”这个词来标识生产的酸奶。

“希腊酸奶”用刀切

事实上,不在希腊本土,却想沾上“希腊”二字的酸奶生产商多不胜数。由于“正宗希腊酸奶”和“希腊风格酸奶”之间并没有十分明确的界限,加上“希腊酸奶”还没有像“菲达干酪”那样拥有“地理标示保护标志”,这些原因导致不少国家的企业“钻空子”仿制这种希腊特色产品,令消费者误以为自己真的在品尝希腊食品。

希腊农业部长阿拉科维奇斯日前称,希腊酸奶将很快获得欧盟颁发的“地理标示保护标志”,在未来,希腊政府会更加严格地保护希腊产品的声誉,以保障希腊农民和出口商。

标榜成“希腊酸奶”容易,但制造真正的希腊酸奶却不简单。希腊酸奶的制作原料和工艺要求十分严格,使用什么牛奶,水分含量等都有严格标准。简单地说,希腊酸奶是将牛奶进行高度浓缩的产物,用特殊的过滤网,把酸奶的水、一部分乳酸、乳糖和乳糖被乳酸菌分解的产物等过滤掉,一般1000克牛奶只可以得到300克左右的希腊酸奶。

真正的希腊酸奶非常浓稠,像奶酪一样呈块状型,甚至可以用刀切,因此希腊人食用酸奶时通常使用勺子来“挖”。希腊酸奶的口感醇厚,有点像奶油,也有点像奶酪,酸奶本身没什么甜味,只是奶香中带酸味。曾经品尝过中国酸奶的希腊人克里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对用吸管“喝酸奶”感到非常惊讶,他直言,那并不是自己理解中的酸奶,而更像是酸奶饮料。

此前,希腊驻上海总领事馆官方微信还发文称,中国超市里大部分打着“希腊酸奶”旗号的产品和希腊并没有关系,不仅不是产自希腊,其味道和质地同真正的希腊酸奶差很多。

希腊酸奶用大桶装

希腊酸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多年。据记载,在希腊东北部过着游牧生活的色雷斯人身上常常背着灌满了羊奶的皮囊去放牧。由于外部气温,再加上人体温等的作用,皮囊中的羊奶常常变酸,而且变成渣状。当他们要喝时,常把皮囊中的奶倒入煮过的奶中,煮过的奶也会变酸,色雷斯人很喜欢喝这种早期的酸奶。后来,酸奶技术被古希腊人传到了欧洲其他地方。

到了今天,酸奶在希腊餐桌上的地位仍然十分重要,希腊人一日三餐都离不开酸奶,他们喜欢用酸奶做菜、凉拌色拉、烤肉、蘸面包、做甜品等,还会作为零食食用。因此很多希腊厂家对希腊酸奶自带的光环十分有信心,产品也只是偶尔在电视或者杂志广告中露面。总的来说,希腊酸奶厂家在宣传上的投放并不多。

作为酸奶消费大国,希腊超市一般都会有一整列的冷藏货架摆放数十种品牌的酸奶,从全脱脂、2%、5%、10%脂肪到全脂,可以满足所有体质人士的需求。而希腊人购买酸奶时也显得十分豪气,除了可供一次性食用的盒装酸奶外,希腊家庭更喜欢购买按公斤计算的桶装酸奶。吃量大的家庭可以到奶酪专卖店,请店员把酸奶装满一个像油漆桶那样大的塑料容器。

希腊人吃多了原味酸奶觉得单调,于是近年来兴起了一种“冻酸奶”的吃法,以普通酸奶为基础,店铺里再陈列上百种糖果、巧克力、新鲜水果、果脯、果酱、果仁、蜂蜜、糖浆等配料,让食客自助选择搭配。即使在经济危机期间,“冻酸奶”店铺在希腊各大城镇也越开越多,成为传统产业创新进取的典范。

扔酸奶是传统

吃,是希腊人购买酸奶的最重要用途。但除此之外,扔,也是希腊人买酸奶的原因之一。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希腊人就养成一个习惯,遇到不喜欢的政治人物就扔酸奶。因为这种全民举动,希腊词典里还新增了一个专门的名词“雅乌托马”(yaourtoma),意思是将一块酸奶打到对方的脸上。

资料图片

虽然用希腊酸奶扔过去并不会使人身体受伤,但这种做法带有强烈侮辱性,因此希腊政府1958年通过一项法律对此明令禁止。但1983年希腊政府又将这项法令取消。此后几十年,“变乖了”的希腊人已经不再扔酸奶,而回归正途将其用于饮食。

资料图片

世事无常,在过去几年,希腊因为债务危机而不得不实施紧缩政策,愤怒的希腊人又一次想起了这个传统习惯,众多政客已经在公开场合被示威者扔酸奶。但到底为什么要选择扔酸奶而不选择其它物品呢?希腊学者沃尼利斯专门研究了这种政治现象。他解释称,在希腊,餐饮是基于分享、汲取和交换的传统社会活动,而酸奶是典型的希腊标志性食物,同时还体现了农民和老百姓的阶级身份,因此,扔酸奶这种行为鲜明地反映了抗议者对希腊政客的谴责和嘲笑。(梁曼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