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最大难民营再发生大火 数十名新冠患者不知所踪 政府动用军舰客轮安置灾民


图片来源:路透社 Alkis Konstantinidis

希腊最大规模难民接待中心莫里亚难民营连续第二天发生大火。当地时间9月9日晚上9点左右,该难民营再次起火。大火借助强风蔓延,彻底烧毁营内仅余的设施以及营区外的一片树林。在两天的大火中,并无任何伤亡报告,但使大约1.2万名难民和移民流离失所。希腊当局紧急安置本已超出营地负荷的居民。

莫里亚难民营连续两天发生大火

消息指,一些莫里亚难民营内居民在9日晚曾返回营地,试图搜寻在8日晚大火后残存的物品,期间火灾再次发生。新一轮大火是从200多个“幸存”的帐篷中发生。据称,事发前的爆炸声有可能是从难民用的烹饪器材发出。这次大火令营地里的剩余帐篷全毁。

对于起火原因,希腊移民与庇护部长米塔拉基斯称,8日晚大火的确切原因正在调查中,但“可以肯定的是,火灾是由设施内的难民和移民引起的”。

他说,“这种行为是不能接受的,必须受到惩罚,尊重法律和秩序是庇护程序的必要前提。”

据信,营内难民和移民不满希腊当局因疫情对他们实施隔离措施而纵火。据BBC报道,一些营地内难民称,火灾在难民与希腊警卫冲突后发生,但也有人声称是“极右翼希腊人”得知有人感染新冠病毒后逞凶,并发布照片展示据称是用来纵火的燃气罐。

希腊电视台ERT则引述消防指挥官西奥菲洛普洛斯的话说,8日晚的大火有3处火头在短时间内相继起火,火乘风势迅速蔓延,消防人员到场扑救时遭遇部分难民的阻挠。

二十多名新冠确诊者撤离时不知所踪 当地医院进入战时状态

此前,莫里亚难民营在9月2日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出现首宗病例后,希腊当局即时封锁该难民营,国家公共卫生组织对营内约2000人进行新冠病毒测试。至9日上午已经确诊至少35宗新冠病例。

希腊当局确认,在35名新冠患者中,已有8人被安置在隔离区,但其他人则暂时不知所踪。

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主席阿库曼纳斯称,将对难民、移民以及当地常住居民进行大范围新冠病毒检测,同时加强救护车服务,米蒂利尼市总医院也进入战时状态。

阿库曼纳斯说,希腊当局将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大幅增加难民收容结构中的医生和护士人数,“以增强安全感”。

灾后约万名难民和移民,包括数千名妇儿和老人,带着他们的随身物品惊慌失措地逃离难民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躲在可以俯瞰莫里亚难民营的山丘地带,但还有一些人试图走向米蒂利尼市。但被警察封路堵截。一些报道称,一些难民和移民在试图通过附近一条村庄时遭村民袭击。

由于在撤离的难民中包括新冠确诊者,因此外界担心处理不当将会使新冠病毒大规模传播,31个国际组织敦促希腊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转移高危人群,包括无陪伴儿童、孕妇、残疾人、病患者以及老年人;对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的人应马上隔离,必要时住院治疗。

希腊动用军舰、客轮、应急帐篷临时安置难民

希腊政府9日已宣布莫里亚难民营所在的莱斯沃斯岛进入紧急状态,并把数千名露宿在公路和山丘地带的难民和移民临时安置在一艘客轮和两艘海军登陆舰上。同时,当局使用军用飞机将应急帐篷运往当地,在没有受火灾影响的附近地区搭营。

图片来源:雅通社

另外,希腊政府还安排3架包机搭载约400名无陪伴未成年难民儿童前往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这些难民儿童在到达塞萨洛尼基后将被安置在指定的酒店居住。

对于未来长期安置问题,希腊当局可能会延续此前的计划,用一个封闭的难民接待中心来取代莫里亚难民营。但该计划曾遭到莱斯沃斯居民的反对,担心这将意味着数以万计的难民和移民将永久性地留在当地。

北爱琴海地区省长科斯塔斯.穆祖里斯表示,在重建安置设施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并没有最后决定。

一名要求匿名的希腊政府官员说,使用船只安置难民和移民并不是一个安全的解决办法,这会向那些想离开莱斯沃斯的难民和移民发出错误的信息。

希腊政府发言人佩特萨斯10日已经明确表示,只有无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才会从莱斯沃斯岛撤离,“不管那些放火的人有什么想法,都不会奏效。”

希腊总理:情势不可持续 欧盟:愿意伸出援手

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在9日晚发表讲话。他说,对(营内居民)艰难的处境表示理解,但是,对健康措施还以暴力是没有任何借口的,莫里亚营地情势已同时成为公共卫生、人道主义与国家安全问题,不能持续下去。

他说,已将当地难民临时安置在帐篷中,新冠病毒阳性患者将得到治疗,莱斯沃斯岛的居民将得到补偿和保护。

他还表示,希腊承受的重担已经远超于其所应承受的合理范围,一旦评估完莫里亚因大火造成的损失,将会与欧盟委员会进行磋商。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先后对受灾地区居民表示慰问,并表达援助希腊的意愿。

BBC引述国际医疗救助组织的评论,将莫里亚冲突升级的责任归咎于欧盟。该救援组织顾问拉莫纳.伦茨表示:”多年来欧盟一直在逃避对其边界之外的人担负责任。”伦茨强调:”不应让这些人长年生活在尘土飞扬的环境中,剥夺他们的权利,使他们在新冠疫情期间得不到保护,而当他们反抗其生活条件时又感到惊讶。” 她指出,欧盟本可以通过将所有危险患者撤离营地并为其余难民创造更好的条件来避免局势如此激化。

据资料显示,莫里亚营地是希腊规模最大的难民营。营地由大量简易帐篷和集装箱构成,设计收容能力3000人,但目前滞留约1.2万名难民和非法移民,是其容量的4倍多,严重超过负荷。

事实上,自新冠疫情2月底爆发以来,希腊卫生部门已经在里措纳难民营、马拉卡萨难民营、克拉尼迪难民营等地发现新冠病例。但对难民营实施的封锁措施已多次导致不同程度的纵火事件。(梁曼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