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总理就美国狙杀伊朗指挥官表态 克里特海军基地是战略资产还是危险源?


美国与伊朗矛盾激化、海湾地区局势紧张升级,希腊苏达湾海军基地的战略重要性再次受到关注。另外,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1月7日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见面时,表态支持特朗普政府狙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希腊政坛及社会舆论出现不同声音,质疑政府的立场,以及担忧此举可能使希腊也成为伊朗报复的目标,尤其是苏达湾海军基地。对此,希腊主要反对党激进左翼联盟指责,米佐塔基斯的表态“使希腊无缘无故地处于危险之中”。

在1月2日,也就是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的前一天,6架美国军机飞抵苏达湾军事基地,其中包括4架V-22鱼鹰式倾转旋翼机,以及2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据信,美国军机飞抵岛苏达湾军事基地与中东最新局势发展有关,这些军机可能将用于美国未来在伊拉克的撤侨行动。

伊朗方面则已经对周边国家发出威胁,警告这些国家不要为美国在伊朗领土上的军事行动提供便利。

苏达湾海军基地位于克里特岛西北部,是北约和美国在整个东地中海地区最大、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也是南欧和地中海地区唯一一个能够容纳和维护美国大型航空母舰的深水港。2018年5月,“杜鲁门号”航母曾在苏达港海军基地停泊;今年,美军俄亥俄级巡航导弹核潜艇“佛罗里达号”曾停靠这个军事基地;11月,美军1架B-52H轰炸机也因天气原因在苏达湾军事基地临时降落。

苏达湾海军基地作为美国第六舰队的军事基地之一,能够支持美国海军和美国空军的侦察任务和其他联合任务,以及涉及多个国家的行动。从该处出发的海军和空军可以到达的范围覆盖东地中海和北非。

由于苏达湾海军基地的地理位置处于欧亚非三大洲之间,而且靠近中东地区,因此该地在军事上一直很重要。十九世纪下半叶,奥斯曼帝国第一次把这里作为军事基地。二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和其他盟军海军驻扎在这个地区,并招致了意大利军队在1941年的突袭。

从战后开始,苏达湾就一直是北约和美国在该地区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之一。虽然希腊传统左翼政党和反美团体一直要求关闭苏达湾海军基地,但无论是泛希社运还是激进左翼联盟都没有对关闭苏达湾海军基地采取实际行动。相反,近二十年来希腊政府与美国政府频频签署协议,加强苏达湾海军基地的作用。

早在去年10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率团访问了希腊并签署了《共同防御合作协定》修正版,新协议涉及苏达湾海军基地及希腊中部斯特凡诺维基奥和拉里萨空军基地,还涉及亚历山德罗波利港。这也是希腊第一次同意签署无须每年更新的无限期协议,而美军也将扩展第六舰队在苏达湾的基地。

时事评论员称,虽然希腊并不太可能会面对伊朗的报复威胁,但希腊政府在过去几年中对美国和以色列的战略方针似乎已经摒弃了曾经在20世纪末曾担任西方国家与中东国家之间“调解员”的角色,在阿拉伯和更广泛的伊斯兰世界的眼中,希腊越来越被视为是西方和美国在该地区利益的堡垒。

时事评论员还称,在新的十年开始之际,希腊外交和军事言论以及行动变得更加重要,希腊政府应该选择一种能够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促进地区稳定、合作与和平,在两个似乎完全对立的世界之间取得平衡的行动方案。(梁曼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