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加盟成”17+1″ 希腊总理:为发展找到新途径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12日在克罗地亚迎来了新成员希腊的加入,从“16+1”扩容到“17+1”。

继意大利上月正式成为首个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G7国家,“中国在欧洲扩张”“拉拢东欧”“试图分化欧盟”等说法又开始成为一些西方媒体炒作的话题。不过,一位与会的欧盟国家外交官12日对韩国纽西斯通讯社表示,以往这类大型会议都是德国、英国等大国唱主角,而“16+1”领导人会晤仅为中国和广大中东欧国家参与,相关国家对这种与中国的近距离接触“没有理由不高兴”。“中国采用16+1的形式在欧盟内部开辟了一个友好的中东欧集团”,美国《外交学者》网站发表评论称,“华盛顿应该关注但无需惊慌。这表明美国政府限制华为及反对欧洲盟国加入‘一带一路’合作的倡议可能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而只是令欧洲盟友将其添加到与特朗普政府不断增加的一系列分歧中”。

当地时间4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在杜布罗夫尼克出席第八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中东欧16国领导人与会。欧盟、奥地利、白俄罗斯、瑞士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作为观察员派员与会。会议欢迎希腊作为正式成员加入“16+1合作”,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和中国国务院总理均在会议致辞中欢迎希腊成为该机制的第17个欧洲成员国。随着希腊的加入,参与“16+1”合作机制的欧盟成员国达到12个,该机制将更名为“17+1”。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当天在杜布罗夫尼克的会晤中表示,希腊将在“17+1”合作机制中寻求与所有国家合作,尤其是与中国共建合作和增长的关系。齐普拉斯称,现在是区域经济增长的关键时刻,希腊需要把债务危机抛在身后,克服巴尔干地区的挑战和冲突,为希腊在地区发展中找到新的途径。

12日,关于希腊正式加入“16+1”的消息立刻被希腊各大媒体转载。雅通社引述希腊外交人员消息称,希腊作为“17+1”合作机制的正式成员,将可以为希腊经济增值,并加强希腊在南欧和巴尔干地区的中心地位,还能够推动希腊与中国的关系向前发展。

事实上,希腊早有“入群”“16+1”的想法。2015年在苏州举行第四次“16+1”合作会议期间,希腊首次以观察员国身份参会。去年8月27日,时任希腊外交部长科齐阿斯访华时曾说,希腊政府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并高度赞赏中方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认为“16+1”合作有助于东南欧国家的发展。但此前由于希腊与北马其顿(原名马其顿)有旷日持久的国名争端,而后者是“16+1”合作机制的成员国,因此直到今年2月北马其顿成功改国名后,希腊政府才将正式加入“16+1”合作机制提上议事日程。

希腊还在去年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欧盟成员国。雅通社称,齐普拉斯将参加4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如今,希腊民众对“一带一路”这个名词已经不再陌生,中远海运集团运营的比雷埃夫斯港,令希腊经济受益良多,促进了当地就业和产业重建。这个被视为“一带一路”关键节点上的典范项目,在短短几年间就把一个破旧港口变成欧盟第二繁忙港口,使希腊人对中国企业更加信服。现在,能够进入中远海运希腊公司工作在希腊人眼中是一种骄傲,更成为不少高学历年轻人奋斗的目标。(白阳 梁曼瑜 任重 柳玉鹏 张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