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1044!媒体披露希腊疫情数据有两版本 当局陷入信任危机


希腊卫生部11月30日傍晚的统计数字显示,希腊当天新增1044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累计确诊105271例,疫情曲线明显趋于平缓。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在24小时内增加85人,累计死亡人数为2406人。

根据29日资料显示,在1193例确诊病例中,12宗是输入病例,其余1181宗是本地社区感染病例。包括:

阿提卡地区(Αττικής)247例;

塞萨洛尼基(Θεσσαλονίκης)235例;

皮埃里亚(Πιερία)88例;

兹拉马(Δράμα)64例;

拉里萨(Λάρισας)63例;

塞雷斯(Σέρρες)49例;

特里卡拉(Τρίκαλα)45例;

卡尔季察(Καρδίτσα)44例;

克桑西(Ξάνθη)38例;

佩拉(Πέλλα)25例;

卡瓦拉(Καβάλα)21例;

埃托利亚-阿卡纳尼亚(Αιτωλοακαρνανία)19例;

伊马夏(Ημαθία)18例;

埃夫罗斯(Έβρος)、哈尔基迪基(Χαλκιδική)各17例;

阿哈伊亚(Αχαΐα)、哈尼亚(Χανιά)各27例;

基尔基斯(Κιλκίς)15例;

科扎尼(Κοζάνη)、罗多彼(Ροδόπη)各14例;

伊拉克利翁(Ηράκλειο)12例;

莱斯沃斯(Λέσβος)、马格尼西亚(Μαγνησία)各11例;

普雷韦扎(Πρέβεζα)10例;

格雷韦纳(Γρεβενά)9例;

弗洛里纳(Φλώρινα)8例;

约阿尼纳(Ιωάννινα)、弗西奥蒂达(Φθιώτιδα)各7例;

伊利亚(Ηλεία)、埃夫里塔尼亚(Ευρυτανία)各4例;

维奥蒂亚(Βοιωτία)、利姆诺斯(Λήμνος)各3例;

阿卡迪亚(Αρκαδία)、埃维亚(Εύβοια)、塞斯普罗蒂亚(Θεσπρωτία)、罗希姆诺(Ρέθυμνο)、卡斯托里亚(Καστοριά)各2例;

凯法洛尼亚(Κεφαλονιά)、阿尔塔(Άρτα)、科林斯(Κόρινθος)、拉科尼亚(Λακωνία)、莱夫卡达(Λευκάδα)、萨摩斯、希俄斯、福基达(Φωκίδα)、纳克索斯(Νάξος)各1例。

希腊新增患者位置分布图(11月29日)

希腊新增患者曲线图(至11月29日)(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

现时因新冠肺炎而在重症监护室插管的有603人,患者平均年龄65岁,162人是女性。自2月底希腊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已有575名新冠患者从重症监护室治愈出院。在因新冠病毒死亡的2321人中,平均年龄为80岁,96.7%有潜在健康问题和/或70岁以上,其中935人是女性。

希腊新冠新增病例在过去的周末都低于2000,疫情曲线明显趋于平缓。但新增病例数字下降可能与实际情况不相符,除了因为通常周末进行的病毒测试数量比较少外,两份主流报纸《Vima》及《Dimokratia》更披露,负责统计和公布每日新增数据的希腊国家公共组织有两套并行的新冠患者登记系统,以致总理办公室以及负责制定疫情处理方案的政府专家委员会都未能收到完整及真实的数据。

报道指出,由于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发布的每日数据存疑,导致制定和执行防疫措施出现失误,因此希腊抗疫先锋,顶级传染病专家齐奥德拉斯和希腊公民保护部副部长都对没有及时收到疫情最新数据感到非常不满。

报道称,在国家公共卫生系统的医生都会发现,如果把阳性、阴性和正在核查的病例加起来,每日报告中的新增病例数字少了1/3。这样的错误造成了当局和医学专家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

图片来源:Eurokinissi

新近的例子是总理米佐塔基斯在28日访问塞萨洛尼基时称,迟迟没有对该市采取封锁措施是因为“要求封锁的声音并不多,政府专家委员会也没有任何相关建议”。

塞萨洛尼基是希腊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不少舆论声音都指责政府,延迟实施封锁措施是导致该地区疫情大爆发的罪魁祸首,令希腊政府倍感压力。

对于希腊国家公共组织有两套新冠患者登记系统的报道,希腊政府发言人佩特萨斯斥其为“假新闻”,称这样的报道破坏了所有人的共同努力。

佩特萨斯说,希腊国家公共组织只有一套新冠患者数据统计系统,医学专家可以随时查阅,关于“两套并行系统的说法”只存在于一些人的想象中。

希腊国家公共组织否认报道内容的真实性。希腊公民保护部副部长哈达利亚斯也形容报道“完全不公平且毫无根据”。他指责报道是“试图制造内讧和怀疑,让希腊民众迷失方向”。

希腊主要反对党激进左翼联盟则呼吁司法部门介入调查事件,并要求政府公布卫生委员会的会议记录。(梁曼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