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难民从哪来? 难民署:多数来自利比亚等国


24日,来自欧盟17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召开有关应对难民潮的紧急峰会无果而终,支持欧盟内部分配难民配额的国家与拒绝接收难民的国家在会议上针锋相对。事实上,2018年至今只有7.3万难民从海上偷渡进入欧盟,比去年减少50%,更难与难民潮高峰时的2015年相比,但在欧洲,无论哪一派都不想像当年德国那样再次为难民打开大门,难民问题也成为欧盟成员国间“互踢皮球”的“烫手山芋”。英国《卫报》25日感慨称,从目前欧盟各国提出的难民政策来看,越来越像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民粹主义已在大西洋两岸获胜”。

法国《南方自由报》25日称,此次欧盟紧急峰会是在意大利拒绝“水瓶座”号难民船靠岸危机爆发后召开的。目前另一艘“生命线”号难民船正在地中海上漂流,船上有239名难民,包括4名婴儿。意大利仍拒绝接收这批难民,意内政部长萨尔维尼称:“没有义务帮助人口贩运集团。”

法国欧洲一台报道称,自1990年起欧洲人口增加了3500万,77%来自外来难民和移民。20世纪80年代欧洲每年流入约20万人,90年代增至约75万,21世纪增至每年约150万。2015年由于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战乱,偷渡进入欧洲的难民数量猛增。

法国《视角》杂志称,实际上,2018年至今只有7.3万难民从海上偷渡进入欧盟,同比减少了一大半。2017年,进入欧盟国家寻求庇护的难民人数约65万人,2016年则高达120万。因此,欧盟所谓的难民危机实际上是在缓解,“目前碰到的并不是难民危机,而是各国间互不信任和拒绝共同应对的政治危机”。

实际上,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近几年来经海路进入欧洲的难民除了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中东战乱国以外,大多数都来自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2017年,意大利接收的难民中,主要来自厄立特里亚、尼日利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冈比亚等国,叙利亚难民仅排第五位,而其他几国都是欧洲传统的难民来源国。

对于欧洲“难民危机”,英国《商业内幕》引述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格兰迪的话称,欧洲不再像2015年那样处于难民潮的困难时期,他敦促欧洲抓住机遇找到一致的解决方案,“捍卫二战以来欧洲和国际的难民标准”。报道称,实际上2017年接收难民最多的前十个国家除了德国外都是发展中国家,如黎巴嫩、巴基斯坦或乌干达。他说,这一数字揭穿了一些人的错误观点,“一个流行的观点是难民危机是富裕国家的危机,事实并非如此,它主要是大多数贫穷国家的一场危机。”(青木 陶短房 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