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希腊看重中国投资人


时下,债权方检查组又到访雅典。季米特里斯·萨马拉斯(Dimitris Samaras)却忙得不可开交。他为投资人开通进入希腊的道路。记者Marianthi Milona采访了这位企业家。

萨马拉斯在25年前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25年前,萨马拉斯成立了这家公司。他说,他是为外来投资人铺平道路,帮他们在希腊立足。萨马拉斯集团给所有各方提供咨询:从德国超市Lidl、法兰克福机场管理公司Fraport,到希腊地方空港私有化,无所不包。他曾将加拿大投资人与希腊采矿公司撮合在一起。自信满满的萨马拉斯表示,”我要说,眼下,很多国家的生意人对希腊感兴趣,尤其是中国人更置希腊于其投资框架的焦点中”。

中国对所有领域都感兴趣

为继续打开通向中国的大门,萨马拉斯去年还建立了希-中商会(EKEPES)。该组织旨在进一步促进双边经济成果,对新投资项目持开放态度。所有人都喜欢这位态度友善的男子。他说,他自己也有同感。萨马拉斯总是直呼手下同事的名,而不用姓。对德斯皮纳·卡尔夫普欧罗(Despina Karfopoulou)也一样。她是三角洲工程(Delta Engeneering)的合伙人之一。三角洲工程是萨马拉斯集团的旗下公司。他强调指出,”德斯皮纳能向您讲述有关中国人的更多故事”。

公司任务各有不同

“三角洲工程”专门负责投资企业获批准事务。这位精力充沛的商界女性在萨马拉斯集团工作了12年,见识不少。她指出,”若某人想在希腊投资,我们就在寻找地皮或不动产方面提供帮助,制定经济计划,对投资是否合算作评估”。她强调,必须有一份时间表,而且得严格遵守,这在同中国投资人合作时尤为重要。

商务新经验

萨马拉斯一再对同事们说,希腊在中国的”一带一路”设想中处于最优先地位。他说这样的话,一方面是要让大家对谈判中的困难做好心理准备,另一方面是要让他们看到中方投资的意义。卡尔夫普欧罗十分清楚自己的这位上司所指为何。她说,”中国人和我们欧洲人有不同的习惯。我们得注意,让他们了解希腊的法律、熟悉时间表和流程。要是他们不能接受,那我们就无法相互做生意了”。希腊人和中国人都有着古老文化,构成了相互尊重的基础,这或许也是中国生意人认为希腊伙伴们可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一大原因吧。

结构明确方有成功保障

卡尔夫普欧罗解释说,与欧洲伙伴的合作更有结构性,合同、确认、日期等等,不论采用何种方式、方法,总十分具体,成本及项目的融资总是重点。她强调说,涉及中国,她就会采用其它方式落实项目了:”这么说吧:涉及项目的实施,他们(中国人)有着完全不同的预算设想和时间概念,有时并不十分清楚,他们到底要什么”。

卡尔夫普欧罗指出,萨马拉斯集团恪守确定的日期,方法明确,有意在同非欧洲商务伙伴合作时亦保持与欧洲人一样的高水平,否则便难以合作,不会有成功的大项目。由于有时会发生外来投资人对自己所计划的投资并无明确的设想这样的情况,萨马拉斯集团就会要求遵守合同条件。她透露:”我们必须更具分析性地确认书面协议里的每一点。不过,这一困难情况并不会阻止我们与中国人合作。”

希腊与所有各方均保持平衡

对欧盟而言,在欧洲的这一块土地上保持各方势力的某种平衡,在远景上更为重要。在布鲁塞尔,人们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对在希腊投资采取了越来越开放的态度。萨马拉斯集团认为,促进这种平衡十分重要。正因此,塞萨洛尼基港未出售给中国投资人,而是卖给了一家德-法-俄合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