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的工作观:为了填饱肚皮而工作是可耻的,比当奴隶更糟糕


某一个地方住着蚂蚁与蟋蟀。夏天的时候,蚂蚁总是非常勤奋地蒐集食物,但蟋蟀却什麽也不做,整天只知道唱歌与游戏。可是,冬天来了,没有储存食物的蟋蟀难耐飢饿而去求蚂蚁:「蚂蚁先生,我错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工作。请你分一点食物给我吧!」蟋蟀下决心,从此以后将认真地工作。

这是伊索寓言里的〈蚂蚁与蟋蟀〉,几乎是所有人都听说过的童话。这则故事给我们一个伟大的教训,让我们从小铭记在心,那个教训就是「我们要向蚂蚁学习」。这则童话赞美劳动,让我们深信「随时做准备以防万一」、「有备无患」是真理。

不过,这则童话有个「原始版本」。伊索寓言的作者伊索是古代希腊人,在伊索寓言[1] 里,这则故事的原本标题是「蚂蚁与蝉」[2]。其他的寓言集中,关于蚂蚁有以下的说法:

蚂蚁原本是人类,并且是一个认真勤劳的农人,但是他努力工作的所得却满足不了他,还想要得到别人的东西,经常去偷窃邻人的收获。他的贪婪惹怒了宙斯,于是把他变成蚂蚁。但是,变成了蚂蚁的这个凡人习性不改,整天在田地裡忙进忙出,把别人种出来的大麦、小麦偷偷搬回自己的巢穴藏起来。(《伊索寓言集》第166话)

某个冬天,飢寒交迫的蝉(蟋蟀)来请求蚂蚁:「可以分一点食物给我吗?」

「蝉呀,你可以告诉我,整个夏天你都在做什麽吗?」蚂蚁说。

「我没有偷懒。整个夏天我都很认真地在唱歌。唱歌就是我的工作。」

「哈、哈、哈,那么冬天的时候你干脆跳舞不就好了吗?」(《伊索寓言集》[3] 第373话)

由此可见在古老版本的伊索寓言故事中,蚂蚁给人的印象没有多好。对自己已经拥有的感到不满足,夏天的时候也孜孜不倦地工作着,却对即将饿死的乞求者不屑一顾。古老版本的故事里若有似无地批判了蚂蚁的作为。

对我们来说,这则故事给我们的启发是:勤劳是美德,我们应该向蚂蚁学习。但对古代希腊人来说,这则故事给人们的教训是:不要成为只知道工作,却冷酷又小气的蚂蚁(当然,成为不知未雨绸缪的蝉或蟋蟀那样,也是不行的。这一点古代希腊人和现代人的观点颇一致)。

这则故事充分地表现了古代希腊人的工作观,那就是:工作不是美德,若不自己工作赚钱就不能生活,在古代希腊是可耻的事情。

人,就必须有满满的自由时间

「最近工作如何?」、「现在的公司好吗?」、「薪水满意吗?」等等。现代社会的人在见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时,与老朋友聚餐喝酒叙旧时,经常会出现上述那样的问话。古代希腊的一般市民遇到这种情况时,会这样回答:「为了填饱肚皮工作,是可耻的事情,比受人僱用或当奴隶更糟糕。」

因为我们从小被教导「勤劳是美德」、「不工作就不可以吃」,所以偷懒一下、或对工作怠惰了,就会深感罪恶。古代希腊却和现在的我们完全相反,他们认为劳动工作不是人应该做的事……如果一般人没有闲暇时间、不能轻松地过日子,只为了赚一口饭吃而辛勤工作,那才是最可耻的事情。

对古代一般市民而言,「为了活着而工作」[4]、「为了吃一口饭而工作」、「为了得到报酬而工作」,都是不名誉的事情。

听到这种说法,恐会心生「真的吗? 那我现在就想辞职去古代希腊!我也要像蟋蟀那样一整年都在唱歌、跳舞」的想法。可是别忘了一件事,市民能够过着有闲暇的日子,只因为存在着一批支持他们过悠闲生活、更非工作不可的奴隶[5]。

一般的古代希腊雅典市民都拥有二至四个奴隶[6],所以不需要自己工作。因此,没有奴隶而必须自己工作的人,自然成为被轻蔑的对象。没错,「文明人是不工作的,因为工作是奴隶的事」,这正是古代希腊一般市民的想法。

虽然说几乎所有的奴隶都是从外国买来的,但是一般市民也有可能因为战争被俘虏、或被海盗掳走、被卖到外国等等原因,而沦落为奴隶。

看到这里,就会觉得「虽然羡慕古代希腊市民不需要工作,可是万一沦落成奴隶,那么要做的工作之多,恐怕百倍于加班也拿不到加班费的现在日本企业战士」。不过,依古代希腊人的说法,「一个人受僱于另外一个人而工作,是比变成奴隶更糟的事情。因为受僱与成为奴隶不同,必须担心被解僱的问题,所以过着不够安定的生活。」或许在古代希腊人眼中,企业里任职员工的地位,恐怕还不如奴隶。

「基本上周休七天、零工时的古代希腊市民,平日里做什么事呢?」答桉是「schole」,这个字翻译起来有「自由时间」、「空闲」、「闲暇」、「余暇」、「娱乐时间」……的意思,也就是享受悠闲。

古代希腊人几乎没有「浪费时间」的概念。包括发呆的时间、与人说话的时间等可以绝对任意使用的时间,是过文明生活的必要条件。

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说「人因为是人, 所以『闲暇』 比工作更重要」[7],进而把闲暇投入政治性的行为、做学问、研究哲学。在古代希腊时期,哲学这门学问已经有了高度的发展。但如果没有某种程度的闲暇时间,便无法去思考「何谓美」、「何谓人」这样的问题。如果明天就是交货日,恐怕任何人都没空去进行「部长,什么是人?」、「嗯,你的问题很好。我认为所谓的人就是万物的尺度」……这样的讨论问答吧!

对古代希腊人来说,所有人类性的文明活动,都是「闲暇时间」的产物。因为有闲暇的时间,人才会开始学习、思考……所以英语中「学校(school)」这个字的语源,便是来自古代希腊语表示「闲暇」的「schole」。

注解
[1] 伊索是个谜样人物,据说是西元前六世纪的人物,但也难以确定是否真有此人。

[2] 蝉是夏天的代表性物种,但却不是生息于欧洲的物种,所以这个故事流传到欧洲时,故事标题就从「蚂蚁与蝉」, 改变成「蚂蚁与蟋蟀」。不过对日本人来说,日本和古代的希腊一样,夏天时候也有一直在「唱歌」的昆虫,最先想到的当然就是「蝉」了。「蝉」在古代希腊是形象不错的昆虫。

[3]〈蚂蚁与蝉〉有许多不同版本的结局。

[4] 农业在古代希腊是最被尊敬的职业,商人和手工业者被视为低等职业。艺术家之类的职业,因为是使用手(身体)来工作的,所以也是被轻视的对象。

[5] 奴隶是「会说话的工具」,也是「活的财产」,不能被视为人。所以在数奴隶的多寡时,不是说「男奴隶一人」、「女奴隶二人」,而是说「男奴隶一具」、「女奴隶二具」。所有以身体劳动来进行的事情,举凡打扫、洗涤等家务劳动,和手工业及种种生产活动,都是让奴隶去做。

[6] 越有钱的市民,就拥有越多奴隶。也有市民甚至拥有120名奴隶在工厂工作。没有奴隶的人只好自己工作,这样的市民当然是穷人。

[7] 亚里斯多德《政治学》。

(文:藤村Sisin(藤村シ シ ン),翻译:郭清华)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