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欧元能否再聚精气神?


德国大选早已尘埃落定,影响欧元价值的许多因素,也在这一场事件中展现无遗。

一种货币的强与弱,其表现不过是个表象。一个区域货币的稳定,首先需要货币区的政治和谐稳定,德国大选告诉了世界:欧元区中右翼抬头、保守为上、以邻为壑的问题,不仅仅是这个区域中经济低迷国家所独有的现象,在强大的德国也初现端倪。右翼政党第一次在战后重回德国国会,默克尔虽胜利但组阁艰难,这一切表明,政治的裂痕已经存在于欧元区的各个层面。

比政治上达成合意更难的,是让大家在财政金融上同舟共济。欧元区的问题远远比欧盟更深远复杂: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何况要让来自十几个不同文化背景、操着不同语言的欧元区国家统一经济政策、在一口锅一个灶上安排生计。

欧元区的“繁荣”被欧债危机揭开了盖子。从2009年后期开始,强势欧元不再,欧元兑美元汇率从1.6∶1的顶点一路跌宕向下。随后的欧版量宽和英国“脱欧”更是给了欧元重击,欧元汇率一度跌破1.1∶1。后因全区潜在的通缩才使欧元得以喘息,而随着德法的经济复苏,欧元最近才终于再次显露一些精神,回到近1.2∶1的位置。

欧元的诞生和欧元区的成立,开启了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货币与经济实验。有统一的货币联盟,却没有统一的财政联盟,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欧元区所有国家。欧元区经济大国如德国、法国,在贸易、金融上的长期顺差,与希腊等小型经济体需求过度、债台高筑形成强烈矛盾。欧洲经济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一面是愤怒的、不愿意用自己的血汗积蓄去救助希腊的德法群众;一面是同样愤怒的、不愿意勒紧裤腰带还债的希腊等国百姓。在愤怒中撕裂的,不仅仅是欧洲政治凝聚力,更是欧元的潜在价值。

古老的欧洲是否还能托得住欧元的腾飞,让欧元重回历史高位?欧洲经济的两台引擎只有德国还在喷薄推进,法国目前则不甚乐观。德国对欧盟经济弱国的援助力度,也在发生变化。因此,面对这一系列压力,欧盟和欧元最坚定的支持者默克尔虽赢得了大选,欧元却跌了,一度触及1.18的低点。虽然德国经济的强势使欧元不具备长期下跌的基础,但在默克尔施政纲领明朗之前,欧元的短期不确定性仍将继续存在,欧元可能还会有一些回调。

现任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2019年或将离任。未来不排除德国人位居欧洲财金要职的可能。值得期待的是,如果德国人接任欧央行行长这一要职,这就意味着默克尔的欧洲经济金融政策还将继续实施。欧央行将加快回归利率正常化路径,欧元及欧元区债券也会更加强势。再加上德法在欧元与欧盟政策上的合意,欧元长期走稳走强将可期。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