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特刊】难民儿童在希腊


2017年10月28日,在希腊首都的国庆游行队伍中,
走在最前面、本应高举希腊国旗的阿富汗小难民阿米尔,
手里换成了写着自己就读的学校名牌:第六中学。(流韵/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2月28日《南方周末》)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显示,滞留希腊的6至17岁学龄难民有1.2万人,其中大约3500名已进入正规教育系统(截止到2017年6月)读书。

2017年10月28日,在希腊首都一年一度的国庆日游行队伍中,走在队伍前列、高举校牌的小男孩明显和其他孩子不同:黑黑的头发,黄色的皮肤。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他不是希腊人!而在过去,这个具有象征意味的、擎旗手的位置,自然是由希腊孩子担当。

今年这位不同寻常的孩子,是11岁的阿富汗男孩阿米尔,雅典一所公立学校的五年级学生。肤色之外,他还有一个别于其他孩子的特殊身份——难民。

总理的礼物

一年半前,阿米尔跟着妈妈逃亡到希腊莱斯沃斯岛,随后从莱斯沃斯岛来到雅典,进入公立学校,跟希腊孩子们一起读书。阿米尔在雅典的“新家”,是雅典市政府在联合国资助下为他们租赁的公寓。

对阿米尔来说,这是一次有遗憾的国庆日游行,因为根据抽签结果,他是作为高举希腊国旗的旗手被选出来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执政后,将以前根据孩子学习成绩确定旗手的做法改为通过抽签遴选。但阿米尔的学校并没有完全尊重抽签结果,故阿米尔虽然得以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但手里举着的是学校名牌而非国旗。希腊教育部已经下令就此对学校展开调查。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2017年11月3日凌晨三点左右,阿米尔一家住的房子遭到攻击:他卧室的窗玻璃被砸破,石头和酒瓶子随之而进,同时被扔进来的还有一张字条:滚出希腊。事发后,雅典市长卡米尼斯发表声明,谴责这次攻击是“法西斯式的伎俩”,称这类行径丝毫不会动摇希腊首都接纳和融合难民的决心。

在阿米尔的家遭到攻击后一天、国庆日游行一周后的11月4日,阿米尔在他妈妈和希腊移民政策部长穆扎拉斯的陪同下来到希腊总理府,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见面。齐普拉斯送给阿米尔一面希腊国旗,并告诉阿米尔说:“因为他们没把希腊国旗给你,所以我给你一面希腊国旗作为礼物。”随后,齐普拉斯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说:“有些人剥夺了阿米尔举我们国旗的荣耀。今天我把希腊国旗给了他,以便他能够记住并践行我们的原则和理念。”

在希腊,像阿米尔这样的难民孩子约有2万人,占目前滞留希腊的约6万名难民总数的三分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显示,滞留希腊的6至17岁学龄难民有1.2万人,其中大约3500名已进入正规教育系统(截止到2017年6月)读书。由于冲突、暴力和迁徙,这些儿童平均失学时间为两年半。

联合国的呼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希腊和其他所有国家的政府,采取以下6项措施保护难民儿童的权利:保护难民儿童不受剥削和暴力伤害;停止拘禁寻求避难和移居的难民儿童,向其提供替代选项;把维护家庭完整作为保护儿童并赋予其法律地位的最佳手段;让所有难民儿童受教育,并向其提供医疗和其他有品质的服务;采取措施消除难民产生的根源;在难民过境国和目的地国反对排外、歧视和边缘化难民儿童。

希腊政府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其他国际组织和志愿者的帮助下,尽力让难民孩子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希腊教育部2016年8月份作出决定,安排所有6至15岁的难民儿童进入公立学校读书。欧盟为这一计划提供了资金,国际移民组织则为难民儿童提供校车接送服务。由于难民儿童的希腊语水平较低,这些孩子通常是下午到学校上课,和希腊孩子的上课时间错开,课程包括希腊语、英语、数学、体育、艺术和计算机等。分散居住的难民孩子,则可就近到教育部确定的希腊公立学校读书。

除正规学校外,还有其他形式的教育机构。为难民孩子开办的“跨文化”学校,旨在为难民孩子补习基础知识,以便为他们进入正式的教育系统做准备;借助网络平台向难民孩子提供教育的网络学校,孩子们即使转移到其他地方,也能继续其教育。据统计,约80%的难民安置点都有着形式不一的教育活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希腊国家委员会主席季齐库说,儿童们有着生命权,获得食物、教育、医疗保健等方面的权利,但即使是出生在希腊的孩子,这些权利也不是自然而然就能得到。她说:“每天我们都提醒人们:孩子们有这些权利,我们有法律和道德义务来保护和促进这些权利。”

过去两年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希腊卫生部合作,为抵达希腊的6.2万名难民儿童接种了疫苗。这些儿童中的大多数已经离开希腊,前往欧洲其他国家。季齐库说,尽管严重的经济危机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希腊项目资金短缺,但希腊人的热情和大量志愿者的帮助,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资金短缺的不足。

成立于2004年的“儿童权利网络”就是众多志愿组织中的一个,既服务于希腊儿童,也服务于难民儿童。该组织创始人、前欧洲议会议员佐尔巴说,这一组织的工作重点是文化和教育,包括带孩子们参观博物馆、向孩子们提供图书等。佐尔巴说:“我们的目的是创造更多让孩子们离开难民营的机会……没有一个孩子应该在难民营里长大,公民们可以动员起来做到这一点。”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流韵)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